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【心理師文章】贏回真實的自己—一位母親產後憂鬱的故事

文/啟宗心理諮商所 林盈佑諮商心理師

       即使過了許多年,依然記得老大出生的前幾個月,看著小小的嬰兒有著許多喜悅,但內心時不時也冒出許多感受。懷胎九個月後,與肚中胎兒分離是喜悅的,卻也伴隨淡淡的失落,從今天開始,將進入了一個未知的旅程…。
       孩子睡著時,時常看著他小小的胸膛,是否有起伏,確認他呼吸著,新生與死亡彷彿一線之隔,在那一刻,我開始感受到強烈的焦慮,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,就會造成悲劇,而這樣的緊繃也讓我從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,難以安穩入眠,身體似乎也伴隨著某種開關,不斷地醒來確認孩子還好好活著。
       如果說死亡會帶來新生,我想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,我的某一部分自我或許也跟著死去,留下這個社會所認定的好媽媽,但到底怎樣是一位好媽媽?其實我不知道,我試圖從我過往學習的、從我母親身上看見的來拼湊,在那一刻我把所有的焦點都放在孩子身上,即便大家告訴妳,做月子要好好休息,但那種無法掌控的感覺,即使我躺在床上休息,我的心都繫在孩子身上。
       再加上新生兒大大小小的狀況,睡的好不好、哭了到底要不要抱、喝奶要間隔多久、要按照哪種學派的育兒手冊、衣服穿多還穿少…等,光是這些就足以讓自己爆發無數小劇場,加上「過度關心」的親朋好友,說真的只想大聲咒罵。其實你身旁並沒有人對你不好,甚至大家盡心盡力的在照顧妳,但卻因為這一連串的「失去」,讓人窒息崩潰,在選擇當一個好媽媽的過程中,失去了自己。
       有人說,產後憂鬱是賀爾蒙作祟,對我來說,那像是一段學習如何重新照顧自己、學習放下的歷程。現在 我認為,身為母親,不是失去自己,而是升級自己,因為在這些痛苦、憂鬱、憤怒的過程裡,透過孩子的反應,我得以看見真實自我的樣貌。當每一次我跳出「母親」角色時,我會再一次從令人憂鬱的禁錮中醒過來,重新問我自己,現在的我,要什麼樣的生活?和我的孩子、伴侶要一起創造怎樣的生活?
       身為一位母親,最重要的是,先照顧好自己。或許是每天給自己5-10分鐘的身體按摩、喝一杯自己喜歡的飲品、看一本想看的書、做30分鐘的運動,重要的是在這一小段時間裡,跟自己在一起,聽聽身體、心裡是否有話想對自己說的話。
       唯有愛自己,我們才能夠給我們孩子最單純的幸福。
 
臺北市諮商心理師公會關心您
臺北市諮商心理師公會:http://www.twtcpa.org.tw/index.php